原著作者陈彦谈电视剧“装台”:我们每个人都是装台人 每个人也在舞台上唱过主角

“装台”,它本身是一种幕后的工作,我们整个社会,可能有两种人,一种是搭台的人,还有一种就是在上边唱戏的人。装台人永远不知道,他们装起的舞台上,那些大小演员到底想表演什么,需要这么壮观的景致,这么富丽堂皇的照亮,而舞台上表演的各色人等,也永远不知道这台是谁装的,是怎么装起来的,并且还有那么多让人表演着不够惬意的地方。反正装台的归装台,表演的归表演。两条线在我看来,是永远都平行得交汇不起来的,这就是我想写装台人的原因。

其实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每个人都是装台人,我们每个人也都在舞台上唱过主角或正唱着主角。这里边有很多隐喻在其中,当然隐喻作为写作来讲,不能刻意,但又确实需要你有这样一种考量。比如说我们的城市建设,近几年我到北京工作后出差比较多,在全国走过不少城市,无论一、二线城市还是一些县级的小城,我发现确实都建设得很美。我还看到大山深处一些高速公路宏伟壮阔得无法想象,真正是临空彩虹,我首先就会想到是谁把这些东西建设成这样的,我就会想到中国的农民工,中国的几亿农民工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建设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。

在城市建设最美好的地方,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们围起一个护栏,我们就不能再进去了,但是他们在无数的隔挡板之后,去挖坑打桩,做着一种托举美丽的工作。在最终非常美的场景之下,在灯光灿烂和布景丰富的舞台上,把高光时刻让给主角后,他们悄然离去。这里边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思考。

文学,需要书写史诗,也需有一种巨大的悲悯情怀,尤其对小人物,对一些苦难的人生,应该有一种光亮去照射他们。从世界到中国的文学、戏剧创作都有一个特点,早期起步都写的是英雄神话、英雄悲剧,比如《荷马史诗》中的《伊利亚特》《奥德赛》等,中国的“夸父追日”“精卫填海”“大禹治水”等,中国早期戏剧也多写的是帝王将相、栋梁英雄、才子佳人等。关注普通人,西方是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逐渐开始的,比如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里冉·阿让这个小人物,在那么悲苦的人生中,仍存在着人性光辉的东西,还有《巴黎圣母院》,都是对小人物最深切的关注;我们的文艺创作,《水浒传》《儒林外传》以及从晚清到民国时期的长篇小说,都开始关注底层人物的生活、命运,当然不像今天这样普遍了。世界文学与中国文学都是共通的,需要这种书写,这是一个巨大的群体。

舞台那样美丽的地方,背后到底有多少人做出牺牲和奉献,我特别想写,想把他们展示出来。他们的命运,他们的苦累、挫折,以及他们的奋斗、隐忍、韧性,都是我们中华民族非常需要的一种精神,写他们是自己精神和生命的一种需要。

 

上一条:宝鸡20岁大学生挑战倒挂复原魔方 连创两项吉尼斯纪录
下一条:中国革命之号角,人民解放之声鼙鼓也——人民音乐家聂耳的故事

用户服务

北校区:教辅楼一楼东    029-88201252       88204626

南校区:南校区一站式大厅22号工位    029-81892115   81891357

信息化订阅号
i西电APP
西电企业号

版权、建设与运维:信息网络技术中心   技术支持:西安聚力